书荒啦文学网
书荒啦文学网 > 我是至尊 > 第二章 依稀四季江湖血,何堪不灭垂天云!

第二章 依稀四季江湖血,何堪不灭垂天云!

上一章 &dlmingmo.comrr; 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    云扬满载而归&。
  
      满面春风的走出酒楼&&*,后面七大公子一脸菜色相送:“云少慢走^,咱们下次再聚……”
  
      终于看不到云扬的身影,七个人才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吃^!狠狠地吃*!”马公子咬牙切齿的流下泪来:“我要怎么吃才能吃回这二百万?”
  
      其他六位公子翻了个白眼^,心中居然有点暗爽。
  
      我虽然倒霉^,但……还有一个比我更倒霉的呀&!
  
      这么一想&,居然兴致高涨:“来来来&*,今晚上不醉不归!老板*^&!再上一百道菜!他么的*,老子要吃回本儿来&&!”
  
      一窝蜂又涌了回去&。
  
      抢来请客资格的秦公子脸都白了,又气又急:“他么撑死你们^,都给我滚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急忙追了进去阻止^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老梅怀里满满的全是银票,跟在云扬身后^。
  
      心头的疑惑*&,却比怀里的银票还多*&。
  
      这七个公子哥儿&*,哪一个不是飞扬跋扈之辈^?哪一个不是无法无天之徒?怎么会这么听话?
  
      只是今年一年,就已经被公子勒索了两次……
  
      更不要说之前&*。
  
      公子手里到底捏着他们什么把柄^?
  
      “其中六百万&,那几个方向,你看着撒出去?&!痹蒲镆槐咦?,一边吩咐道:“该注意的事情&,你知道?!?br/>  
      老梅肃然道:“公子放心,我明白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点点头&。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云府门口。
  
      云扬抬头^,看着牌匾上的四个大字,艰涩的笑了笑,大步进门。
  
      天外之云&。
  
      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在云府大门口**。乃是当今皇帝陛下手书^,对神龙一般的云侯至高的敬意*。
  
      大门缓缓关闭。
  
      外面,遥远的传来一个人的叫声:“……玉唐九尊^&&,天下英雄^;举国哀悼*,送我英灵;三月初九&,英魂殿前;斩杀奸佞,祭我英灵;英魂常在,浩气长存……”
  
      无数的人都是脸色沉重**,有官员,有军队将领&*^,士兵^,黎民百姓……人潮纷纷涌向各个鲜花香烛店面……
  
      天唐城所有香烛,在这天下午,完全售罄&。
  
      有隐约哭声*,在隐隐响起&*。
  
      今天是三月初八。
  
      明日^&,祭奠英灵^。
  
      云府之内&,云扬倚靠在大门上,听着外面的一遍一遍的叫声^^*,此起彼伏;脸上露出来痛彻心髓的思念^&。
  
      “九尊*^,永远都在的^&*!”
  
      云扬无声的说着,眼神无比坚定:“因为*,我还在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云府。
  
      密室之中*。
  
      云扬一袭紫袍^,负手而立,看着眼前的吴文渊&,眼中血色一闪而过*^,轻声道:“吴御史^,久仰大名,神交已久;恨未能一见&^;所以今日&,特意将吴大人请过来,咱们好好地聊聊?!?br/>  
      对面*^,身着囚服的吴文渊轻笑一声:“云公子,之前吴某只以为你是天外云侯的公子,并没有将你放在眼中&*,却没有想到,在这玉唐帝国&,云公子居然是如此鬼神莫测的人物。真真是走眼了&&?!?br/>  
      他洒然一笑:“能从天牢中如此轻松的就将吴某提到这里&,云公子的手段通天彻地呀?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眼睛看着这位左都御史,从他的眼中看不到半点紧张和畏惧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个死士。
  
      云扬心中有了定论^^,淡淡一笑:“些许小手段,倒是让吴大人见笑了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从容道:“不知道云公子从天牢之中把我带到这里来*,想要与我聊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云扬很是云淡风轻的一笑:“想要与吴大人玩个游戏^?&*!?br/>  
      “什么游戏*^?”吴文渊道*。
  
      “恩^&&*,问问题?!痹蒲锕恍Γ骸澳阄饰乙桓鑫侍?&,我问你一个问题&&?^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也哈哈一笑:“吴某问你问题,你什么都可以说;但你若是问吴某问题^*,吴某却未必肯说?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笑了笑^*,温文尔雅的说道:“据我所知^&^,吴大人这一次&^,全家都被抓住。包括,你的老母亲*,你的妻子&,你的两个妾室^&*;你的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^&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眼神冷了下来: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云扬温柔的说道:“吴大人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当然是什么都不在乎了。只是,家人的性命*,吴大人未必能够置之不理吧?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眼神一动:“你的意思*?”
  
      云扬淡淡道:“我问你第一个问题^,你回答了&^&,我可以让你痛痛快快的死。这是第一个福利&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嘲讽的说道:“我若是一个问题也不想回答&^^,难道你就能让我活?”
  
      云扬微微仰了仰脖子,道:“死,也要分怎么死&。吴大人是明白的^。你若是一个问题都不回答,你的家人一个也活不成&;而吴大人你&,却要在我这里长命百岁^?!?br/>  
      他微微一笑*&,雪白整齐的牙齿露出来:“吴大人*^&,你以为呢^&?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饶是视死如归^*,也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&。
  
      长命百岁&。
  
      这充满了吉祥寓意的话,此时从云扬口中说出来,却充满了阴森恐怖。吴文渊自然知道,自己会如何的“长命百岁”^。
  
  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你的意思是*^&,我的家人&,还能活下去?”
  
      云扬道:“自然^;我问你第二个问题,你回答以后,我能保证*^&&*,你的妻子能活下去。第三个问题,你的母亲可以活下去&。第四个*,你的女儿可以活下去。第五个……问题,你最不喜欢的老二儿子可以活下去……最后一个问题,除了你之外,你全家都可以活下去^,而且是自由的活下去*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痛苦的闭上眼睛:“如果其中的某个问题,我不回答呢?”
  
      云扬云淡风轻:“比如说^,第四个问题,你若是不回答,我会让你的女儿也活下去,但^^,是在娼馆中活下去&*,而且^,每一个客人&*,都会知道&*,她是吴大人您的女儿^。恩*,每一个问题,都对应着一个人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眼睛猛地瞪得滚圆&*,睚眦欲裂:“你好狠!”
  
      云扬微笑:“我不狠^,是吴大人你狠。因为^,是你的不配合^,才导致了这样的人间惨剧发生**^。相反&,作为一个儿子&,一个丈夫^,一个父亲,你能够给她们创造好的一点的生活环境的^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闭上了眼睛&,心中一片惨淡&。
  
      一直充斥于心中的视死如归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云扬一开口&,就抓住了他的要害。
  
      “云公子果然是云公子*?!蔽馕脑ú胰恍α诵Γ骸澳阆胍朗裁碸&&*^?”
  
      云扬背负双手&,轻声道:“第一个问题*,一年之计在于春^。这句话不错;但其中的意思*^&,想要请吴大人解释一下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脸色灰败&&,眼神挣扎了许久^,道:“这是四季楼……一年四季^&。这句话的意思,是让春堂出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云扬点点头:“很好,作为回答福利,你可以痛快的去死了^。第二个问题,正月初十^,是什么意思&*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正月初十?!蔽馕脑ū兆叛劬?,无力的说道:“四季楼,每一个季节^^,都有三个堂口*^。每一个堂口&,都以月为名;每一个月堂口之内^,都有三十个人&,从初一,到三十?!?br/>  
      “恭喜;你的妻子活了?!痹蒲镄σ饕鞯牡溃骸暗谌鑫侍鈄。谁是年先生?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眼睛看着云扬的眼睛,道:“这个我不知道?*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皱皱眉,看着他的眼睛,良久,道:“好*,换一个问题*^^,春天堂堂主是谁*?”
  
      “亦不知?&*!蔽馕脑ú胰灰恍Γ骸罢飧鑫侍?,你真的不用再问;我们之间,都是单线联系,彼此都不知道彼此是谁^。我连正月初九和正月十一,都不知道是谁*。更何况是堂主?”
  
      云扬呼了一口气^&*,脸色难看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一个朝廷左都御史,居然只是一年四季之中的一天*;没有任何职务……四季楼,庞然大物?!”
  
      云扬嘿嘿笑了笑。笑声里的森冷,让吴文渊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云扬皱皱眉说道:“那么&*,去年的春天,在天玄崖伏击九尊,参与者&,都是有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听到“天玄崖伏击九尊”这七个字,吴文渊脸上的肌肉不由得痉挛了一下,道:“我只是内线,具体实施计划,是有春堂总堂主负责^;我不知道参与者都是谁*?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点头:“除了你之外^,还有内线吧?是属于军方的?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道:“跟我联系的初九和十一,感觉都是军方将领*,但是不知道具体身份&,也不能确定?!?br/>  
      云扬道:“好。我的问题问完了&;你有什么问题**,可以问我?^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颤抖了一下,大声道:“你为何就问这几个问题^?你既然问到了天玄崖事件^^&*,那么你该问的还应该很多^!”
  
      云扬冷冷道:“因为其他的问题&*,我都知道*^。而且,我再问下去,你回答的话,我就要放掉你的儿子了&,但我却不愿意放掉他?!?br/>  
      吴文渊大怒,嘶声叫道:“但你已经问了我四个问题&*!”
  
      云扬淡淡道:“因为后两个问题,你没有回答出来^。所以,折算成你回答了一个*。总体来说,你一共回答了我三个问题*&&。第一个问题,让你死得痛快,第二个问题的回答,让你的老婆活命*,第三个问题,放你老娘一条生路^。你放心,我会做到的!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身子一下子瘫软下来,心头一片绝望。
  
      这个人,用问问题的赌约方式,让自己心中升起希望&;但,却在最关键的时候^&,突然截断。让自己最重要最在乎的人*^&,终究还是无法活下去*&。
  
      他看着云扬冷厉的表情*^,突然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  
      云扬的脸上露出来一种至极的悲伤^&,眼神凝定在虚空^,缓缓一字字道:“……我是云尊*!”
  
      我是云尊**!
  
      自从上次战后^,不管身心都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回到天唐城;每次想起自己这个身份,都有一种至极的悲伤与酸涩*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年之后,自己终于能够说出这四个字&!
  
      因为&,我已经找到了第一条线^。
  
      我终于可以,在想起兄弟们的时候,可以稍有一点安慰^。
  
      吴文渊的脸上露出来惊骇欲绝的表情,呐呐的看着云扬&,居然说不出话来^。
  
      强烈的震惊,让他几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^。
  
      只听到云扬继续一字字说道:“……我就是……九尊之中的云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死*?^!”吴文渊嘶声叫道:“你分明已经死了!”
  
      云扬脸上露出来一个奇怪的表情&,声音中充满了无限的悲哀:“九尊*,是永远都不会死的!”
  
      吴文渊惨笑一声,失魂落魄的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原来你没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^,他喃喃的说了好几遍^^,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连两眼之中^&,都失去了神采,突然惨笑一声:“想不到……九尊的灵魂人物,居然没有死……这,这是天意吗?”
  
      云扬脸上冰冷,目光中,却是深沉如大海&。
  
      从这样的目光里面,任何人都不会看得到他的内心&,究竟正泛起如何的惊涛骇浪。
  
      “垂天云&,卷地风,惊雷震,定苍穹^?^!蔽馕脑ㄠ档溃骸啊鸸馍?,土龙腾,冲霄木;无不胜*^;燎原火,水无踪&,英雄血*,为永恒^&!九尊&,原来还有人活着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几句话*^,云扬的眼中突然有熊熊火焰燃起*。轻轻的呢喃的说道:“不错,我还活着,既然我还活着**,那么,就一定要有无数的人要死!”
  
      “所有参与了天玄崖事情的人&,都要死^^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那么多兄弟的血债啊……”云扬低下头&,看着面前的吴文渊^&,轻轻说道:“你是第一个?&!?br/>  
      他眼中的血色*,突然如火焰燃烧一般^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 meinvmei222 (长按三秒复制)!!
上一章 &dlmingmo.comrr; 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微信红包群 | 中国戏曲网 | 龙腾小说 | 将军在上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豆豆小说 | 医学教育网 | 健康证体检项目 | 粉丝 | 南充新闻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