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流年】年味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流年】年味(散文)


作者:祁东彭建华 白丁,74.7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01发表时间:2018-03-20 22:13:19

幸运飞艇冠军预测技巧 www.dlmingmo.com 过年的味道,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,那就是:香、甜、鲜。当然这仅是狭义上的概念,如果更广泛一点来概括的话,则还应包括:喜、新、乐。
   尽管,年的味道理应如此,但是由于某些历史或现实的原因,年的味道,却又往往难以达到上述的六项指标。
  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,在我的幼年时代,所感知的年味,就与现在大相径庭。
   大人怕过年,小孩盼过年。这一句话,是那个年代最真实的写照。
   那是一个连饭都没办法吃饱,物资相当贫乏的年代,困苦和疲惫的生活,就像一张破烂的鱼网,笼罩不住一丝毫的年味。然而,不随意的生活屡屡泛起酸苦的气泡,却充斥其间,经久不散,又使人们在压抑中喘不过气来。
   那个时代,猪、鱼和鸡是过年物资的三大件。一进入腊月中旬,各家各户就开始有年味渗入。这些猪、鱼和鸡,各家各户都有喂养,但除了仅有的三五只鸡可以自己作主外,猪和鱼都是替生产队代为喂养的。生产队将它们上交完成派购任务,社员便挣得一点工分。不过年前还是会给每家分三五斤猪肉,一二条活鱼。至于鸡,那就得看各家各户的自行打算了,因为鸡常年生蛋,一年的油盐酱醋钱就得从它屁股眼里抠出来。鸡对于一般家庭来说,几乎就是一个小银行,为了一个“年”去杀了它,太奢侈了。
   记得我十岁那年,家里的老母鸡得了个屁股吃蛋的病,奶奶用柴火给它烫了几次,仍不见效果。鸡长得肥肥胖胖,却就是不再下蛋。奶奶与爸爸妈妈商量了半天,终于决定在除夕那天杀了这只鸡。
   在我的记忆中,这好象是上世纪整个七十年代过年杀的唯一一只鸡。于是,从杀鸡那一刻开始,我便感觉到了一股浓香的年味,在心底漫起。我期待着爸爸快快放鞭炮,鞭炮一响,年饭就要开始了。
   可是,这顿年饭竟然没有吃鸡。饭桌上摆了一碗辣椒炒肉,一碗粉丝煮鱼,一碗茄子干蒸腊鱼,二碗甜菜叶汤,那煮熟的鸡竟然飞了,飞到了妈妈住房里那楼板上吊着。我吃一口饭,瞟一眼鸡,那鸡金黄着鼓圆的身子,兀自低垂着头,根本就不理睬我半分。突然,有两行东西从我脸上流下来,滴落在自己的饭碗里。这一顿年饭,我吃出了自己眼泪的味道,酸里带涩,还透着几分苦。但心中的那份期昐却愈是浓厚,年味自然也愈是弥漫。
   我知道,家里留着那鸡是用来陪客的。从正月初二开始直到十几,都会陆陆续续有客人来。家里就分得那么一点猪肉和鱼,何况肥的猪肉还要用来煎油,鱼还要熏点腊的收起留做日后待客,余下的猪肉和鱼就更是不多了。妈妈说,幸好今年杀了鸡,不然又是一个清汤寡水的年。说罢,显出一脸无奈的苦笑。
   果然,在初二这天住在外乡的四叔,还有住在本乡另一个大队的大伯,他们都来给我奶奶拜年。中饭时,我看见奶奶从饭锅里端出了热气腾腾、香味袅袅的一碗鸡肉。一只鸡被切成一块一块,密排靠着铺卧在碗里,在饭桌上隆起一个黄金般的小圆包。妈妈一个劲地喊叔伯两个吃鸡肉,但就是不动筷子夹给他们。后来在妈妈的盛情下,四叔伸出筷子去鸡肉碗里夹了一下,夹不动。加大了力再夹,竟然几乎将整碗鸡肉带起,被夹住的那块却仍然连在一起。这时,我看见大伯的脚踩了四叔一下,四叔赶紧抽回手中的筷子,说,这鸡肉太肥太油腻,还是吃腊鱼好。妈妈有点尴尬,附和着说吃腊鱼吃腊鱼,就从满碗茄子干里,选了二块鱼干,分别放进大伯和四叔饭碗里。
   我知道妈妈尴尬的秘密。
   初一那天,我从外面玩耍回来,看见妈妈和奶奶正在用一根针线串缝那碗鸡肉。我感到奇怪刚想开口问,就被轰出了房门。我正要走开,妈妈又追出来一把将我拉了回去。不要到外面四处乱讲!妈妈反复叮嘱我。
   尽管客人来了一拔又一拔,但是那线串的鸡肉却始终没人吃过。到得正月十几,终于没有客人来了,那碗鸡肉也变了味。元宵那天,爸妈又是一阵忙活,先用清水将一块一块的鸡肉洗过,再用开水煮烫几次,最后又找来一些麻油酱油去炒,烧火的我闻得扑鼻香味,口水直流。然而到晚上吃饭时,我夹了一块放进嘴里,却又赶紧吐了出来。这哪还是鸡肉呀,嘴里的东西有如水浸的面包,滑软滑软,更有一股腐臭的味道,让人恶心,麻油酱油的香味全变成了一种可恨的虚假。妈妈见我吐了,就也夹了块吃,我看见她皱了皱眉,还是吃下去了。奶奶说,吃不得就倒掉给猪吃吧。妈妈双眼一瞪,翻天了,人没得吃的东西给猪吃,她端起那碗鸡肉,用筷子猛往嘴里扒,突然手一松,碗“啪”地掉在地上,家里的狗窜上来风卷残云般吃个精光。
   这只可恨的鸡,让妈妈病了好几天,奶奶上山找了几味草药,天天熬给妈妈喝。这个年,弥漫的是挥之不散的苦味。
   过年没有吃着鸡肉,我尽管痛苦,但年的味道却有多种形式包围着我们这些小孩。去大队部看节目,看舞龙耍狮,看院子里的伯伯们敲锣击鼓,去各家各户去拜年讨糖果花生瓜子和薯粑粑吃。哪家来客了放鞭炮,只要一听到声响,全院子里的小孩都一下跑了拢来,去挤抢地上的鞭炮。只要手上有了几个,那就是欢天喜地,乐不可支了。特别是大年三十晚上,十二点一过,各家各户开始放“开门响”。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冰寒料峭,我们一帮小孩都会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,黑灯瞎火地去摸拾没燃放的鞭炮。这一套,我们有经验:先用脚在门前一扫,聚拢一大堆鞭炮碎屑,然后双手去摸那些完整而硬梆的,再用手探探两头,触到了引线的便装进衣袋。如果运气好,有时能捡到一条巴掌大的熄了火的鞭炮,那份快乐就是一整天都无法消蚀的了。
   以上就是我对三十多年前,那时年味的一些记忆。其实,那时年味也就仅仅体现在“吃”、“玩”二字上而已。因为这两个字,所以就有了“小孩盼过年,大人怕过年”这句俗语的来历。
   尽管年年难过,却还得年年照过,时间一晃就是三四十年。这些年我已好几个春节没有回家了,去年年前几天回去,发觉我们乡下的年味早已是浓得化不开了。还是农历小年,乡亲们就天天赶集忙着置办年货,各家各户堆满了水果、干货,酒和饮料整箱地码着,比昔年的大队代销店还要富足。
   那天,我一回到家,爸爸妈妈就说,正好帮我们杀鸡呢。我一瞧,地上盆子里已烫好了二只大阉鸡,灶上锅里还烫着一只哩。突然听到“咩咩”的叫声从屋后传来,爸爸说,前几天买了一只羊,想找人分了它,可就是没人要,只好自个放开肚皮吃了它哟。我奇怪其他人家都不吃羊肉,妈妈笑骂我,死脑筋,人家都买了呀谁还要,我不好意思地低头偷笑,一下就看到了墙角一个筐里,摆放了几样现在难得一见的野菜。我又奇怪了,问妈妈买这些东西做吗,爸爸插话反问我,还“这些东西”哩,你说好多钱一斤,几毛吧。我漫不经心地猜。几毛?妈妈又骂我,想偏你的脑壳吧!我懵了,继续猜着说,一块多,妈妈哈哈大笑,一块多你就给我拉几车来,看我不发大财才怪呢。告诉你吧,最小三四块,贵的六七块一斤呢。
   我想,说怪也不怪,大鱼大肉吃多了,谁个不想吃点野菜爽爽口。我们在笑,爸爸却在一旁发起了感慨,现在与以前真是翻了个儿,以前过年没得东西煮,闲得发慌。现在东西堆得像山,又忙得慌。人啦,得知足罗,所以就得吃点野菜回味回味。
   曾听一位做父亲的感叹,以前是大人怕过年,小孩盼过年,如今还是。他说,每到过年,自己天天就是为做菜在忙碌,一餐几大桌,一餐接一餐像吃流水席似的。最后,他一声叹息:累啊烦啊!
   是的,现在的生活,吃穿玩都不愁,差不多每天都跟过年似的,便少了许多的期盼。真的过起年来,年味反倒平淡了许多。

共 2878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好一番相隔30年时光的《年味》变迁,被作者娓娓道来,带给读者的味道,也是层次深厚的。从香甜鲜,到喜新乐,再从“大人怕过年,小孩盼过年”这句俗语映射下的儿时年关,那压抑得喘不过气的日子里,确确实实是父母亲为了过年的操碎的心,是孩子们为了捡拾一个鞭炮,吃上一口肉而付出的追逐和等待。时过境迁,现在物质上不缺了,曾经想吃吃不上的,已经成为家常便饭,那些野菜,又华丽丽地登场,给年味增加一股质朴的原味,让人不由感叹,唏嘘。此篇文章用对比的手法书写年味,让我们在不同年味中,读懂珍惜。佳作,流年推荐赏阅!【编辑:平淡是真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平淡是真        2018-03-20 22:13:56
  刚刚过了的年,我们就是家常便饭吃的,总感觉,只要家人们在一起,就是过年呢!
   感谢老师支持流年,祝福创作愉快!
共 1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
  • 南昌市工贸行业粉尘涉爆企业将全面安检 2018-04-17
  • 诚意十足 细节提升 试驾一汽森雅R7自动挡 2018-04-05
  • 美二手车网站调查:黄色汽车最保值 2018-04-04
  • 甘肃:安排部署全省清明节祭扫工作 2018-04-03
  • 甘肃阿克塞:野生动物群温暖过冬 2018-04-03
  • 海外华侨华人期待中国新一届国家领导人领导中国开启新征程 2018-04-03
  • 海外出生加拿大二代或失国籍 华人移民未受影响 2018-04-03
  • 海外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中国发展 2018-04-03
  • 海基会董事长缘何难产 2018-04-03
  •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2018-04-02
  • 东方赌场 注册即送38元 2018-04-02
  • 赌大小 概率 2018-04-02
  • 金沙澳门官网jin5888 2018-04-02
  • 广西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2018-04-02
  • 幸运农场计划网 2018-04-02
  • 自学网

    卫星参数表

    漫画大全官网